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覺Beno又被嚇到了,快哪個人來救他wwwwww

照片亂掉了,重發一次

湯上有人給Benicio整理了各年的樣子(發福史)
前期大多都是劇照、廣告或是街拍,後期都是紅毯照和訪問秀
另外覺得Benicio的髮型真的各種不受控制www
2018年把額頭蓋起來之後看起來特別軟萌(?) 但是2000年竟然不是放他得奧斯卡獎那張,那張超可愛的!放上來讓大家看看有多可愛(?)

最後,Josh提到對Benicio的第一印象(第一次見面是1987的private eye),其中一句是他非常瘦。但是只差一年的Licence to kill裡可以看到Benicio的肌肉已經練出來了,所以我一直好奇Josh的評斷標準(?)最近有粉絲翻出drug war的劇照,我才想到Josh絕對是被那時候Benicio的尖下巴給騙了www(他們兩個對戲的時候Benicio是穿著一件有點鬆垮的襯衫)
用licence to kill來做比較,叔年輕時也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那型。
雖然現在圓滾了起來但還是很棒!

順帶一提,Private eye裡可以看到Benicio被人抓著頭髮欺負,委屈巴巴的樣子(?)

麥特今天不洗澡(sicario ABO梗)

拜託避雷!!Beta 麥特和Omega亞歷山卓,沒有拉丁文描寫

只是突然覺得這樣很可愛而已(自己以為),超想看麥特惹毛亞歷山卓,然後亞歷山卓理智線斷掉的嗆他www

麥特和亞歷山卓的互動整個老夫老妻,預告裡亞歷山卓接到麥特的電話,聲音整個都不一樣了(掩面)這種在戰場上互相信任的感覺超棒的!可是台灣連個上映時間都還沒出來,然後預告的翻譯看了心塞,真的沒問題嗎wwwwww

再多拉幾條

我拉

拉拉拉

用力拉

再一點

這邊應該可以

再一點好了

這邊

發現還是會冒出來

再一點

繼續

加油

加油



  「亞歷山卓?你還好嗎?」麥特敲敲浴室的門。

  「我沒事。」麥特等了很久才聽到夥伴的聲音,很低啞,伴隨著水聲,麥特幾乎認不出來。

  「我就在外面。」

 

  亞歷山卓是Omega,這不是奇怪的事情,就麥特所知,很多優秀的探員甚至傭兵都有出現過Omega的身影。

  Omega擁有更為敏銳的嗅覺、細膩的心思,還有圓滾滾的身材。

  好吧,最後一條不是重點,他只是挺喜歡看亞歷山卓困擾得挑著防彈背心而已。

  相較於麥特的嗅覺只是用來尋找剛烤出來的餅乾,亞歷山卓的嗅覺可以判別隨風而來的火藥味,甚至是空氣中氣味的變動。

  雖然會有發情期,但是亞歷山卓已經動手術除掉自己的腺體,那這個問題就不會那麼嚴重。

  不過還是會有點小問題。

  所以亞歷山卓現在泡在浴缸裡。

  情況允許時,亞歷山卓會想辦法讓自己涼下來,就他本人的說法,感覺像發燒。

  「所以你就泡在浴缸裡?」

  「我會留很多汗。」亞歷山卓說。

 

  想到這裡,麥特放下餅乾,提著水壺和杯子再次敲了敲浴室的門。

  「你需要水嗎?」

  浴室裡的呼吸聲開始沉重,麥特在床上都能聽見偶爾的呻吟。

  還是和發燒不一樣的吧。麥特吞下口中的餅乾。

  浴室中傳出水花的聲音,然後是水滴落磁磚的聲音。

  亞歷山卓打開了門。

  他的臉很紅,看起來有點恍神-麥特不怪他,反正現在沒出任務。

  「謝了。」他從門後探出手,接過東西,隨後又關上門。

  麥特倒回床上,繼續吃他的餅乾,突然他叫道。

  「嘿,亞歷山卓!」

  「什麼?」喝過水的聲音明顯得好聽許多,麥特終於從聲音想起他隊員的樣子。

  「你呻吟的聲音像便秘。」

  「吃你的餅乾!」

  「吃完了。」

  「那就再去買!」

 

-完-


結果還真的找到一個Benicio在訪談的時候真的被嚇到的影片www
表情一變的從椅子上彈起來,嚇到聲音都變了,太可愛!!!!

之後還一直說這才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可是你就是被嚇到了啊wwwwww

可惡不能直接放水管的影片,還在努力找方法,一定要給你們看到www

大半夜看到這個書都不想讀了wwww


終於等到元老兄弟再出來啦!!!!
看看收藏者那得意的笑臉多可愛(捂心)
以及面對突然的攻擊毫無戰鬥力www
還有那杯酒,從沒見他喝過的(?)
宗師被攻擊到護襠布都不見了(不)
說起來收藏者在漫畫裡的動作真的很多樣,宗師其實是不太有動作的,可能是要讓他比較有威嚴之類的,常常就是圖片上的立正站好,就算有動作都感覺是有氣勢在的,但是收藏者出場動作常常就是各種可愛或奇怪還有性感還有(其實是迷妹濾鏡的問題)
例如漫畫裡收藏者要搶索爾錘子時的那個開腳坐就很經典(性感)
漫畫裡收藏者的出場排場其實滿驚人的www
想想,Benicio演宗師好像也不錯,然後Jeff演收藏者,但是這樣體型差就沒有了(重點)

沙漠玫瑰2(元老兄弟篇)

  我好喜歡把宗師寫成生活白癡歐(诶)




  薩卡目前應該還是回不去,就算那一響指對薩卡沒有影響,宗師也不打算帶收藏者去。

  在回到他位於洛杉磯的溫馨小窩前,宗師順便去賣場拿了幾件小孩的衣服。

  「你沒有其他顏色好拿嗎?」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傳來。

  宗師愣了一下才意識到那是收藏者現在的聲音,他抬頭,看到收藏者裹著自己那件金光閃閃的外套,一臉不認同的盯著手中色彩繽紛的布料。

  宗師抱起收藏者,順便拉起落下孩子肩頭的衣服。他沒有忽略收藏者反射性的抗拒動作。

  「大人在忙的時候,小孩不要插嘴。」宗師說。

  然後不意外的得到收藏者更加不認同的眼神。

  賣場中沒有什麼人,老實說,其實也沒有什麼東西,不過每個人對於宗師和收藏者奇怪的裝扮仍然投上了注目禮。

  「人都去哪裡了?」宗師站在收銀台前,困惑的張望著。

  收藏者做了一個彈指的動作,沒有聲音的那種。

  「我以為那是一半的機率。」現在看起來可能有八成了。

  既然沒有人,宗師就直接跨出了門,街上亂七八糟的停著各種車子,幾個人驚慌失措的走動著,試著了解這是怎麼回事。

  「一半是指整個宇宙有一半的人會活下來,可能還要扣掉我們這些人。」

  「好吧,剛剛收銀台有13個,很合理。」宗師一面說,一面從旁邊的熱狗攤上拿走一份。

  

  戴瑞爾似乎不在屋子裡,宗師不知道他是出門了還是也成了一堆灰塵,宗師比較希望是前者,他不希望再失去他的另一個保鑣。

  宗師把收藏者放下來,讓他去換衣服。自己則走進房間裡,從床頭櫃裡取出果醬和花生醬,再到廚房去烤吐司。

  宗師喜歡吐司,這種神奇的碳水化合物可以搭配很多食材,而且重要的是可以完美的搭配,可以凸顯食材的味道,但同時吐司的味道也可以被保留,再棒不過,就像薩卡一樣,不管是誰到了薩卡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他仍然可以保有自己的特色,但同時又可以為薩卡帶來新的色彩。

  宗師現在不打算統治這裡了,他只想要學到做吐司的方法就好,這樣他回到薩卡也還有吐司可以吃。

  收藏者穿著亮粉紅色T恤出來,看到桌上堆積如山的烤吐司,嘆了一口氣。他笨拙的爬上椅子,打開花生醬抹在吐司上。

  「你怎麼知道要這樣做?」宗師看著收藏者並不熟練,但是顯然他知道要怎麼作的用抹刀把花生醬攤平在吐司上。

  「我來地球蒐集過一些東西」收藏者聳聳肩,「看來在派對上並沒辦法讓你知道所有的事情。」

  宗師想了一下才想起不久前(大概兩億年前),自己曾經嘲笑過收藏者自己去宇宙各地蒐集藏品的事情。

  「我在薩卡上就可以知道不同世界的事情了,這才是聰明人的作法。」宗師當時這樣說。

  這對元老兄弟擅長,並隨時隨地的在口頭上向他的兄弟取勝。

  宗師聳聳肩,在桌子邊坐下,吃起了收藏者幫自己塗的吐司。

  電視節目都中斷了,宗師轉了幾台後關起來,無趣的看著收藏者小口小口的咬著吐司。

  「你這樣會維持多久?」

  「我忘記了。」

  宇宙元老的共通點,大概就是他們的老化速度都極為緩慢,儘管在收藏者的空間裡可以加速身體成長的速度,但那可能也要幾十年才能成長到收藏者之前的樣子。

  這是收藏者最後一個身體。

  身體用完了會發生什麼事,宗師不知道收藏者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現在收藏者似乎更好奇將吐司抹上各一半的花生醬和果醬會是什麼味道。

  

  訊息停留在薩諾斯那一彈指,戴瑞爾沒有回來,宗師便幫他做了一個小小的祭壇,就放在黃玉旁邊,同時,這代表現在很多事情宗師得要自己動手了。

  「加入一茶匙的鹽。」

  「茶?我們沒有要用到茶。」

  「茶匙是一個單位,像這樣。」坐在高腳凳上的收藏者放下食譜,拿起一串湯匙翻出其中一支。

  收藏者還是那麼小一點,他爭取到了自己選擇衣服的權利,也已經習慣了使用這個身體。

  他們兩人在所有的事情上競爭,例如:收藏者念食譜,宗師做菜,這樣出來的食物能不能讓隔壁家的狗吃下去。

  隔壁的人全都不見了,除了他們的狗。宗師從隔壁家順來一個高腳蹬,還有其他東西,其中包含那隻狗。

  「你不能拿走不屬於你的東西!這是法律!」執法者尖叫。

  「法律是在有人的情況下才算數的。」宗師說,一面看著收藏者爬到椅子上。

  宇宙元老們全都沒有事,正如宗師說的,他們可以到賣場去打工,一人一個收銀台,剛好可以全部站滿。

  跑者聽到消息後過來嘲笑了收藏者一番*,然後趕在宗師的融化棒碰到他前,一溜煙的跑了。

  「我要宰了他。」收藏者說。

  「這樣的話有很高的機率我們都會和死亡在下面見面。」宗師說

 

  幸好,即使變小了,收藏者和死亡的契約仍然存在。

  對,確認過了。

  「噢,真可惜薩諾斯沒有讓你們也變成灰塵。」死亡坐在沙發一角,穿著那一貫的帶著兜帽的黑色長袍,輕輕撥動收藏者柔軟又帶著一點捲度的白髮。

  「真多虧了你,這點我要和你致上最誠摯的感謝。」宗師笑著放下他剛從烤箱中拿出的烤盤,也在沙發上坐下。

  「不用客氣,我真的很期待你們會以什麼樣的方式來到我這裡」死亡迷人的笑著,「要是就這樣來到不就太無聊了嗎?你說是吧?小可愛。」

  收藏者看了死亡一眼,決定不回任何一句話。

  「對了,就問一下」宗師打斷了死亡奇異的慈愛眼光,問道:「他這樣子……恩……還算數嗎?」

  「算,當然算,我不是那種會耍小心機的人,就算他是顆受精卵都算數的。」

  「痾,不用到那麼前面,你知道的,就是問一下。」

  「當然,當然,畢竟坦坦的狀況比較特別一點……好吧,我想我該走了,只是過來看看老朋友。」說著,死亡起了身,順便拿了茶几上的一片餅乾

  「最近生意不錯吧?多虧了薩諾斯?」

  「不,」死亡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他們並沒有過來哦。」

  

  「死亡吃了算數嗎?」

  「不行,狗吃了才算。」

  兩人看著那隻白底黑班的長毛狗一點興趣都沒有的從餅乾旁走過去。

  「我贏了。」收藏者說。

  「下次換你做菜,我念食譜。」

  「成交。」


 

 

 

 

*早期漫畫裡,薩諾斯用變小的跑者和收藏者換到了現實寶石,跑者變回來後和收藏者打了一架。電影裡收藏者說因為他不知道現實寶石是什麼所以換掉了這點有可能是漫畫梗。


沙漠玫瑰(元老兄弟篇)

可以和上一篇沙漠玫瑰一起看,但是時間是在薩諾斯剛彈了手指之後,我只是想寫小小坦納里(YO)
之後可能會改名子,可能,我對取名子一直不在行。





  等宗師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他壓抑著滔天的怒火,在已經成為廢墟的知無領域中尋找。

  薩諾斯已經離開,或許沒有離開很久,一些起火的地方仍熊熊燃燒著,遠方不時傳來坍塌碎裂的聲音,一個什麼東西正在規律的滴著水。

  「坦納里,回答我!」

  拋出的訊息像入了黑洞,一點痕跡都沒留下,也一點回音都沒有收到。

  

  在收藏者的預知夢中出現薩諾斯後,收藏者便開始試著阻止他的最終目標,在他最開始的數個計劃失敗後,他開始嘗試新的一輪計畫──表面上營造出和其他宇宙元老不合的假象,私底下仍以意識連結的方式與其他元老交換情報。

  儘管宗師對這兄弟的行為不以為意,但他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好幫法。宇宙元老都各自握有某方面的權力與能力,對外放出元老間彼此不合的消息,確實有可能會吸引一些勢力想要拉攏元老,但這同時也等於對外宣告擁有其中一顆無限寶石的收藏者已經沒有其他元老作為後盾。

  所以宗師無論如何都不接受收藏者斷開與他們的意識連結。

  「烏木侯的能力也是精神控制。」收藏者看著宗師。

  「我的能力比他強!」宗師緊咬著牙,這讓他的發音全都模糊不清──砸毀一整個房間並沒有讓他的心情好一點。

  「薩諾斯取得其他無限寶石後的能力無法估算,烏木侯有可能會順著意識連結的路徑攻擊你們。」收藏者看著宗師又摔碎一瓶酒,心底要補給宗師的東西也悄悄的加了值。

  「這和我們當初說好的不一樣。」

  「情況不同了,恩‧杜維,遊戲規則改了。」

  「我能保護你們!」

  「我們沒有一個人能贏過無限寶石。」

  宗師瞬移到收藏者面前,掐住他的脖子。

  「不要試探我的底線,坦納里。」宗師的手勁很強,收藏者只來得及聽見脖子發出一聲清脆的「喀擦」。

  宗師鬆開手,收藏者順著重力衰落地面,身體歪斜,宗師也不再管他,從地上的殘骸裡撈出一瓶還沒破掉的酒,逕自坐在上沙發喝了起來。

  「我不管這個宇宙會因為薩諾斯付出什麼代價。有必要的話,我會一直殺你,直到你的身體用完為止,只要我能讓你放棄那個念頭。」宗師猛灌了幾口酒後低聲說道,彷彿他是說給自己聽。

  但是一個沙啞的聲音回應了。

  「一半宇宙的生命會消失。」

  「那與我們無關。」

  「無數人會失去他們的親人、朋友、會失去他們的至愛,而且是毫無理由的失去。」

  宗師狠狠地將那個空瓶子往牆上一扔,刺耳的聲音暫時阻止了收藏者,但宗師知道那只是暫時的。

  「生命會消亡、會傳遞,但不是藉由這種方式。」

  宗師身後站著收藏者,他沉默的站著,宗師知道他在等他說話,說那句話。

  他們認識彼此已經太久,甚至超過其他任何一位元老,宗師知道這場爭吵他毫無勝算,他只是在對自己的無能發洩而已。

  宗師依舊沉默著-這對他來說很困難-他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他想像他們就這樣沉默著,他坐著,收藏者站著,薩卡上遊行的歌唱一首又一首的唱下去,越來越小聲、越來越遠,身邊的一切都逐漸腐朽、消逝,數不清的蟲洞不再投擲下垃圾,天空中遙遠的發光體熄滅,最後整個星球都荒蕪一片。

  而他們依然沉默著。

  

  「坦納里!」宗師大叫,回音在每個角落迴盪,在空間裡逐漸遠去。

  宗師只知道收藏者說他在事情結束之前絕對不會離開知無領域,但即便只有知無領域,在斷掉聯繫的狀態下,宗師也難以知道收藏者的確實位置。

  現實寶石在薩諾斯手中,那就代表收藏者對薩諾斯來說已經沒用,他不會無聊到把收藏者關在什麼地方,等著什麼時候用他作籌碼。

  收藏者說得沒錯,宇宙元老裡有沒有一個能贏過無限寶石。

  或許他去薩卡找自己了,或是地球。宗師蹲下來,雙手抱住頭,遠方有什麼東西正在滴水,或許是水管破了,一滴一滴的,重重落在金屬上,發出沉悶又清脆的聲響。

  「……」

  宗師突然抬起頭,有什麼東西正朝他走過來。

  腳步很輕,又有點踉蹌,他似乎很急,直直的走來,但是又停在他身後一段距離的地方。

  宗師轉身,看到一個白髮的孩子躲在籠子後面。

  他很小,可能只有七、八歲,在籠子後探了半個腦袋出來看他。

  宗師見過這個孩子,但當時他比較大一點。在很久之前,在無限寶石還乏人問津,元老們也還沒有和死亡簽訂契約的時候,宗師曾經無意間得到時間寶石,並讓自己和收藏者回到十一歲的時候。

  「我的空間裡有各個時候的我。」收藏者似乎不能理解宗師這樣做的理由,他拉起拖地的衣服抱在手中,困惑的看著宗師。

  「但你沒有見過這個時候的我啊。」宗師有趣的察看自己小小的手,把掉到地上的褲子踢到一邊,拉起收藏者的手在那個星球上跑跳。

  不過這次自己沒有一起變小了。宗師伸手想要把那孩子拉出來,但是收藏者更加縮在籠子後。

  「坦納里,怎麼了?」宗師蹲下來,讓自己的視線和孩子平行,他看到收藏者的眉毛微微的皺著,光滑的眉間壟起--他正在為什麼事情困擾。

  「我沒有穿衣服。」

  


Sicario:Day of get lost

Benicio就連迷路都很帥(迷妹)

遊戲實況(Jeff, Josh ,Benicio)

可以接著上次的spooky一起看,朋友表示他想要看大叔們的實況





  「嗨,大家好!」

  「我是Jeff Goldblum,你們一定聽說過我。」

  「我是Benicio del toro。」

  「和Josh Brolin。」

  「上次我把我們玩遊戲的影片放到網路上,看來你們很喜歡,所以這次我們要來實況遊戲。」

  「順帶一提,上次我們完全不知道他有錄影。」

  「噢,Josh~」Jeff皺起眉頭,一臉不太同意的表情看著Josh,後者則笑著聳聳肩。

  「所以這次還是由他來玩恐怖遊戲,我們負責看。」

  「玩的遊戲是『Outlast』,我們已經玩過一小部分了。」

  「在遊戲之前我們有看過一些實況了,所以粉絲們,不用擔心你們的果凍叔叔會被嚇暈。」

  「暈的可能是我。」

  「你應該是我們裡面最沒事的。」

  「只要你不要再吞掉你的口香糖。」

  「我今天忘記帶了。」

  「噢,我有帶。」

  「不不不,Benicio不要給他……」

  「來不及了。」Josh吃掉口香糖,得意洋洋的看著Jeff。

  Jeff可憐兮兮得看向螢幕。

  「他們欺負我。」

 

  遊戲開始了,遊戲主角現在似乎正在一個儲物櫃的裡面,裡面很暗,幾條光線透過儲物櫃門上的縫隙透進來。

  Jeff對這畫面有點困惑,他移動滑鼠來操控視線,但仍然想不起來為什麼最後的畫面是停在這裡。

  「我們上一次的結束為什麼是在這裡?」身後的人也有同樣的疑問,Benicio緩緩的問著。

  「是在躲什麼東西嗎?」

  「想不起來,不然先出去看看?」

  Jeff小心翼翼的推開一條縫,外面是極其陳舊的醫院設備,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特別的東西。

  「會不會只是找一個看起來安全的地點來存檔?」

  聽到Josh這句話,兩人發出了然的聲音點點頭,Jeff便操控角色走到房間門口。

  但就在這時他們聽到了一個很不妙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

  「噢……」

  「退……退……回去!快回去!」

  「噢噢噢噢哦哦哦哦!!」

  然而直到怪物衝進來砍他們數刀為止,Jeff都沒有成功的回到儲物櫃並安安穩穩的關上那個門。

 

  「好吧,至少我們想起為什麼開始會在那裏了。」Jeff在驚嚇過後對著寫上血紅色「You died」的遊戲螢幕說道。

  「至少我們還想得起來。」Josh點點頭,然後轉過身對還沒回復過來的Benicio彈彈手指,指指他口袋中的口香糖。


  一直要推薦都忘記了,這是Benicio的電影《21 grams》的配樂,是Benicio念誦Shake, Rattle and Roll的歌詞。這首音樂最早是由五十年代的Bill Haley & His Comets這個樂團唱的,歌詞由Charles Calhoun所寫,在《21 grams》由Gustavo Santaolalla重新配樂。

當然樂團唱得和叔念得調子是完全不一樣的。

  要是耳機的低音效果夠好,Benicio的低頻摩擦聲音是很明顯的(?),強力推薦晚上聽


Well, get outta that bed, wash your face and hands

Get outta that bed, wash your face and hands

Get in that kitchen and rattle those pots and pans

I want my breakfast 'cause I'm a hungry man


Well, I said shake, rattle and roll

I said shake, rattle and roll

I said shake, rattle and roll

Well, you won't do right

To save your doggone soul

Shake, rattle and roll..


I'm like a one-eyed cat peeping in a seafood store

I'm like a one-eyed cat peeping in a seafood store

Well I can look at you 'til you ain't no child no more


Oh, I believe it to my soul you're the devil in a nylon hose

I believe it to my soul you're the devil in a nylon hose

'cause the harder I work, the faster my money goes


Well, I said shake, rattle and roll

I said shake, rattle and roll

Well well well, you won't do right

To save your doggone soul

Shake, rattle and roll..


I'm like a Mississippi bullfrog sitting on a hollow stump

I'm like a Mississippi bullfrog sitting on a hollow stump

Oh, I got so many women I don't know which way to jump


Well, you won't do right

To save your doggone soul

Shake, rattle and roll..

Play it again


I went over the hill and way down underneath

I went over the hill and way down underneath

You, you, you ... you, you and you make me roll my eyes

And then you make me grit my teeth


I said flip, flop and fly

I said flip, flop and fly

I said flip, flop and fly

I don't care if I die

I said flip, flop and fly

I don't care if I die

I won't ever leave

Don't ever say goodbye


Shake, rattle and roll

Shake, rattle and roll

Shake, rattle and roll

Shake, rattle and roll

I said shake, rattle and 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