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錘基】大狗2

  「海姆达尔,拜托,看在奥丁胡子的份上!」索尔坐在路边,他丧气的低吠着。要是他感叹一句「奥丁的胡子」,奥丁就会掉一根胡子的话,光这几天的感叹可能都可以把奥丁的胡子都掉光了。

  可靠的千里眼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的回复他,索尔感到强烈的丧气感,比他八岁那年洛基变成小蛇后捅他一刀还要让人丧气。

  兼具顺风耳功能的海姆达尔显然听不懂狗语。

  他看着对面的复仇者大厦,在他第一天尝试着进去然后被守卫赶出去后他就放弃了,现在并不是一个适合和他的战友们见面的模样,但是在他一天搜寻未果之后他仍然会来到这里待着,直到安妮塔快要下班。

  这是他现在最熟悉的地方了。

  索尔回到安妮塔的公寓,无聊的咬着玩具,狗的本能让他很能适应这些行为,其实他有点享受这样的生活,在他回想起他是谁前的六七个月的生活,足以让他摇着尾巴绕着鸡腿打转。

  安妮塔出门之后他会打开计算机,努力键入一些关键词,搜寻一些关于阿斯加德或是纽约重建的新闻。阿斯加德看起来很好,屏幕上的海姆达尔像个雕像一样,毫无反应的站在叨叨絮絮的记者旁边,索尔甚至怀疑记者是不是拿一个等身纸板来充当真人。后面阿斯加德的重建看起来也很顺利,他甚至看出一个迷你版金宫的样子。

  「阿斯加德的新国王尚未选出来,现在仍是暂时由海姆达尔负责阿斯加德的相关事宜,相关报导我们将会继续追踪。」

  纽约看起来也很好,他的战友们也不错,他看到记者身后的史蒂芬和东尼中断了他们的争吵,回过头朝屏幕挥挥手;班纳害羞的推推眼镜;克林顿和娜塔莎没看到人,似乎是出任务去了。

  他们活着,暖洋洋的感觉在心底延伸开来。索尔每天都会确定一下有没有新的消息,然后再出门。

  他忘了那个地球法师的地址,他绞尽脑汁只在脑中闪过几个字母和数字。当初他应该要把那张名片护贝表框,嵌在复仇者大楼的外面,现在这个法师是最有可能知道应该要怎么作的人,或许还可以让他站起来之类的。

  对于奇异博士可以做些什么,其实索尔没什么概念,只是洛基以前使用的魔法给他的感觉真的太神奇了。

  再过三个小时他又可以到那个纪念馆去。他很期待木板之后的东西,那里面有洛基的味道,虽然他想不起来洛基层在地球用过或留下什么。他每天晚上就去木板前闻闻,努力的记下气味,然后早上就在大街小巷中努力寻找相对应的气味,累了就休息一下,集中精神努力的呼唤海姆达尔,然后再继续寻找这个气味。傍晚,有时他会去复仇者大楼看看,有时就直接回家,然后晚上再去木板前闻闻。

  洛基死的时候索尔没有看到,来不及问他的人民状况是怎样他也死了。

  洛基像是待在一个盒子里,每一次再看到洛基之前都不知道他是死还是活,直到打开盒子的那一刻。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索尔就觉得这真是太适合洛基了。

  又或许他不是死了,只是洛基的另一个恶作剧。索尔突然灵光一闪。

  一定是这样,洛基笑自己打不过灭霸,所以把他变成「蝼蚁」的「宠物」,一个低等再低等的生物,这是洛基一贯嘲笑他的方式。

  索尔开心的抱着他的玩具翻过来又翻过去,为脑中这个想法而喜悦。

  所以只要找到解除这个魔法的方法就可以了,这样就可以向洛基证明自己还是很强大!然后最后洛基会突然出现,然后给他一个嘲讽的笑容。

  「这已经是最简单的变形咒了,哥哥。」

  就像他终于从青蛙变回人后,洛基对他说的话一样。

  索尔的开心提升为兴奋的程度,以至于让现在的身体出现了某种行为。

  于是他单身的女主人回到公寓时,忍不住害羞又生气的红了脸。

  「索尔!」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