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錘基】大狗5

写到洛基就爆字数了,在想要不要把前面的四章改一下

  洛基过的没有索尔那么好,他是一只名不见经传的小野猫,可能不管怎样他都赢不过他的兄长,不过至少他回复记忆的时间比索尔早了许多。

  可是他不能去找索尔,或者说,他没办法。

  他的母亲在一间房客极少回来的阳台下生下他们-五只小猫,洛基是最小的那只。

  好极了,他还是最弱的那个。洛基生气的拍掉他大姊的头,抢到了最丰满的/乳/房/。

  一窝花色交杂的野猫中,洛基一身雪白很是显眼,这让他有点得意,当他能够顺利且灵活的使用他的肢体后,他就常常整理自己的身体,或是一掌拍翻他的哥哥姐姐们。

  这听起来有点坏,但是他的兄姐似乎不在意,被拍翻后他们会示弱,然后趁洛基收回脚的时候扑上去,软软的咬着他的耳朵。

  他们已经长出牙齿了,母亲带回的食物被他们凶狠的撕扯、吞吃下肚,但是在玩闹时,他们总是软绵绵的。

  洛基对此不以为意,幼兽的打闹是为了以后的战斗,他几乎预见到了另外四只小猫被欺侮、甚至是死亡的下场。但是他不会,不管怎样他都可以活下去,如果有必要,他甚至会杀掉这窝小猫。

  洛基冷冷的看着正在打闹的杂色小花猫们。

  而这样的机会很快的来到,母猫有一天不再来了。

  一天、两天、三天,之前吃剩的骨头被小猫们舔了个遍,他们意识到母亲不会再来了,于是他们试着离开,然后发现他们无法离开。

  水泥的阳台太高、太滑,他们的力道不足以跳上去,一群小猫紧张的在阳台瞎转,急得大哭。

  没有食物,身体很快就冷下来,小猫们挤在一起,试着抵挡其实根本没有多冷的夜晚。

  他的二哥先死了。洛基飞快的咬开他的肚子,吃掉最柔软又营养的内脏,肉有点苦涩,或许是营养不良的关系,但是他饥饿许久的肚子终于有点得到满足。

  接下来几天,他独占了那只尸体,他不是不给其他小猫,他很大方的,是其他小猫不愿意吃。

  笨蛋。洛基想,他一面舔着骨头上的残肉,一面观察剩下的三只小猫。

  很快的,只剩下他的大姊。他的大姊是第一只出生的,个头大,力气也大,在抢食时多少可以吃掉比较多的食物,这让他能活得比较久。

  洛基靠近她的大姊,花猫团成一团,只剩下肚子的起伏证明他还活着。感觉到洛基的靠近,他松开身体,有气无力的叫着。

  其实洛基已经能跳出去了,但是某种奇异的心里让他巴不得看着这些小动物都死在他面前,所以他一直留着,看着他们挣扎死亡、目光呆滞的看他吃下自己的兄弟姊妹。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只了。洛基靠近花猫的脖子,那边毫无防备的敞开来,洛基不打算吃掉这最后一只猫,毕竟他已经饿得够久了,肉一定更加苦涩,比之前他的弟妹都还要难吃,他只打算咬死他,让他从这里解脱就好了。

  耳上传来的感觉突然让洛基一愣。

  软软的、湿湿的,他的大姊正在为他理毛。

 

  洛基在进复仇者大厦前伸了一个懒腰。在他们确定他只是一只普通的猫后,他得到了自由活动的机会,他每天晚上可以出去转转,看看那些愚蠢的蝼蚁或是寻找他愚蠢的哥哥。

  普通。洛基在心底耻笑着,当时他得快速找个脑容量够大的物种把他和索尔的灵魂碎片给塞进去,这个载体需要能在一个安逸的地方成长,而且还不能太聪明,不然会吞噬掉他们脆弱而破碎的灵魂。

  洛基知道宇宙魔方的力量强大,但是他不知道会强大到在他转移满船的阿斯加德人时撕裂他的身体。

  他应该学一下那个二流法师的金色圈圈,至少他不会那么尴尬。

  洛基踩在索尔的肩膀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群急的团团转的蝼蚁,反正现在谁也看不见他,他在索尔肩上倒立或是数索尔的眼睫毛,反正他现在也什么事都不能作。

  没有身体作为魔力的媒介,洛基的法力下降了很多,他现在只能移动杯子吓吓史塔克。

  至少他现在知道一件可能没有人知道过的事情。

  「这件事我之前就知道了。」宗师说,他有趣的看着洛基,「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定会找个什么来当身体的原因。」

  洛基挑高眉毛点点头,看着眼前的山羊,犹豫一下,说了「这很适合你。」

  「谢谢你亲爱的,我也很喜欢这种小动物。」

  收藏者显然没有他哥哥这么强烈的好奇心,他依然是用他原本的身体,一脸无趣的站在一旁。

  宗师来到这里完全只是为了他的兴趣-游戏,他和收藏者打了赌,赌谁会赢,而赢的可以拿走原本属于对方的无限宝石,毕竟这样的宇宙级竞技可不是天天能看到的。

  洛基其实很高兴宗师赌复仇者联盟会赢。

  「我的冠军是绝对不会输的。」

 

  洛基搭着电梯来到复仇者的交谊厅。Friday被命令看到洛基就只能把他送下去或是送上来,其他楼层都不准到。这也是给洛基一个方便,他可不想用几声喵喵叫来表示他想到几楼去,要命了,交谊厅可是在68层楼。

  今天洛基没有找到索尔,他是把索尔给放到纽约来了没错,而且就在复仇者大楼的附近,方便他以后来找他。比起他的魔法出错,洛基更担心他的蠢哥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当时他挑了一只正在怀孕的金色生物,把索尔的灵魂碎片给塞进去,,洛基没有仔细看,他觉得或许那是只狮子。他以灵魂的状态存在太久了,再拖下去他自己会先消失掉。

  但是当洛基找上史塔克并辛辛苦苦的用键盘把讯息打出来后,钢铁人万能的管家立刻搜寻出最近纽约和纽约附近的动物园都没有小狮子出生。

  在洛基大口吃起猫罐头后,身经百战的东尼终于确定这个曾经入侵地球的疯子更加疯狂了,甚至已经疯到一点威胁都没有。

  「你确定那是洛基?」至尊法师看着眼前试着把球从椅子底下捞出来的白猫。

  「他自己写的。」东尼抓着一包葡萄干-在他和小辣椒多次争执后,他唯一能食用的高含糖点心-指着计算机屏幕上的出现的字。

  「我相信你不会这么无聊,但是如果洛基出现在地球上我会知道的。」

  「嘿,班比,你有没有更强的证据?」

  白猫停下动作,做出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跳上Friday投影出的放大后的键盘。

  【该死的中庭二流法师】

  他停下来,想了想后又多打上一串【三十分钟】。

  史塔克觉得那只猫在打出这几个字母时在发抖。

  在一阵沉默后,史蒂芬站起来,并在手上结出法阵。

  「哇哇哇,别这样。」东尼立刻从桌子上滑下来。

  「那是洛基,而且现在索尔不知下落。」史蒂芬指着猫跳台上炸毛的白猫。

  「我知道,我知道那是班比,但你自己也说了你没有感应到危险不是吗?」

  「我是说我没有感应到洛基来到地球。」

  「噢,那差不多啦,以班比做过的事情来说……我是说,嘿,你看看,那个疯狂的邪神追着一颗里面放着铃铛的球跑?好吧,你以为那是他装的,但是他刚刚吃掉了两个猫罐头,老天哪!我闻到那个味道都要昏倒了,他竟然一点都不剩的吃光了!」

  史蒂芬手中的法阵消失了,但他的手仍然举着。

  「他现在就只是一只还不到一岁的小猫」东尼继续说,「复仇者大楼的危安足够控制一只小猫,就算他被打入了浩克的基因也没问题……不不不,别通知神盾局,索尔不在,这只可怜的小猫会被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方式研究的。」

  「你有所谋。」史蒂芬终于放下手,但是他审问的眼光定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东尼双手一摊。

  「小辣椒喜欢他。」

 

  「班比,你确定那是一只狮子吗?」

  【我很确定】或许啦,应该,那是金色又大大的,趴在温暖的炉火边,索尔小时候养过一只,就喜欢趴在炉火旁。

  洛基和东尼莫名其妙成为朋友。在史蒂芬回家翻过所有的书并确定洛基现在没有任何法力;或是在东尼偷偷订了一盒披萨,洛基在小辣椒进来时顺利转移掉他的注意力,并在稍后和东尼一起大吃淋了双倍起司的玛格莉特;或是东尼帮洛基设计了可以让他直接发出人声的装备;又或是他们一起讨论钢铁装的新设计。

  可能是某一点让他们成为好朋友吧,管他的,他们有着一样的高品味、天才头脑、愤世嫉俗的个性、还有见风转舵的好口才。

  「小东西,东尼有没有欺负你啊。」小辣椒摸着洛基毛茸茸的身体,用在对宠物时才会出现的特有音调说话。

  洛基看看眼前的女性,转头看看一边有点僵硬的东尼,然后再转回来。

  「喵。」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