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羊2(宗師,收藏者)

  「主人邀请您去圣殿号作客。」乌木侯微微欠身,作出一个简单的敬礼和邀请的手势,面具般的脸上挂着一个诡异的笑容,「主人准备了许多稀有的珍宝,等着和您一同欣赏。」

  收藏者并没有完全转过身,他侧着身体,怀中抱着一只不知名的生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乌木侯并没有太在意那只生物,收藏者性格怪异,在萨诺斯派他去知无领域监视他时,他就不只一次看到这名宇宙长老把笼子中的各种生物抓出来把玩,或许那是他新的收藏品。

  乌木侯不急着要收藏者回答,他不慌不忙的向前走去,踩踏过的碎石玻璃发出挤压破裂的声音。乌木侯满意的看到收藏者伪装起的表情出现了松动,他脸上的笑容亦发残忍。

  「上次,主人享用您的身体,享用的非常开心,因此他很期待能再次见到您。」

  收藏者努力维持呼吸的平顺,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毫不在乎。

  「转告你的主人,他的技术太差了,我一点都不期待。」

  乌木侯已经来到收藏者面前,他看清那只普通的小山羊,像至宝一样被紧抱在胸前。

  乌木侯嗤笑着对上收藏者的眼睛,这个懦弱又无能的宇宙长老被他妻子的死所震惊,耗费了大半的心力在搜集无用的事物上,鲜少强化自身的结果,就是在这几亿年间,收藏者的能力几乎毫无进步。

  「这由不得您。」

  「我说过,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乌木侯笑着摇摇头,他缓缓的移动步伐,绕着收藏者走了起来。

  「由复仇女神所形成的无限宝石,拥有强大的力量,整个宇宙都愿意为他付出代价,放入您的博物馆中,难道不会是万分迷人的收藏品吗?」

  「我对力量没有兴趣。」

  「但您对收藏有兴趣。」

  「你们翻遍知无领域的每一片土地,连我未曾涉足的地方都找过,你才是有资格告诉我现实宝石有没有在我身上的人。」收藏者随着乌木侯的动作转身,但始终维持着侧身的姿势。

  「帝凡集团领地众多,您是个聪明人,这么名贵的宝贝您不会放在这么显而易见的地方。」

  「那你们都去过了吗?」

  乌木侯停下脚步,笑了起来。

  「正如我所说的,帝凡集团领地众多,何况,主人也相信,您还有不是以帝凡集团名义开采或购买的领地。」

  乌木侯停了一下,继续说下去。

  「永恒的生命确实是免死金牌,但这对主人而言,也就意味着一个永远都不会坏的玩具……您的痛觉神经无法自由的关闭,这能给主人带来极大的快乐,而且,一个宇宙元老,这对主人来说也会是一个相当迷人的收藏品,不是吗?」

  「有时间威胁我,怎么不去找宝石?」收藏者抿了抿嘴后说道。

  乌木侯消失了,收藏者快速转身,但一双冰冷、枯木般的手已经按在自己头上。

  「何不您来告诉我呢?」

  在收藏者倒下的瞬间,乌木侯快速的后退,躲过一根突然出现的奇异棒子。

 

 

  全身的骨头被一根根捏断、抽出,然后骨骼再生,接着又循环一次这样的过程。

  死亡给予宇宙元老的赌金只有不会死亡,当伤害大到某个程度的时候-不论这些元老们愿不愿意-身体都会再次再生。

  收藏者大概在这几亿年间,都没有像现在一样痛恨自己的再生能力。他擅长应付瞬间的死亡,例如:砍头或炸死,那都是瞬间的痛苦,再生后就没影响了。

  但是长时间而且不间断的痛苦会让人失去理智。

  收藏者的手指紧紧的抠着地面,他用力吞咽下不断涌上的液体,试着让自己保有理智。

  「阿斯加德曾经派人拿来给你过,你再想看看?」眼前的人不慌不忙的说道,看着收藏者在自己脚下的身体再次痊愈。

  「卖掉……我卖掉了……」强烈的痛苦传入脑中,收藏者不自觉的喊叫出声,已经叫哑的嗓子只能发出一些嘶哑的气音。

  「你不可能卖掉他,这么珍贵的宝贝,你不会放弃的。」灭霸笑出声,加重脚下的力道,满意的看到从收藏者口鼻溢出的鲜血。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骗人。」沉重的一巴掌打偏了收藏者的头,灭霸掌握好了力道,不会让他死亡,但是又会让身体启动再生的机制,这样才好玩不是吗?

  收藏者脑中一片空白,颈椎的断裂让他顿时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权,但是痛觉仍然一阵一阵的刺激着大脑。

  「而且对方拿什么和你买?一个红皮肤的奴隶?」灭霸弯下身,轻轻的说着,彷佛对情人诉说耳语般的温柔。

  颈椎再生,收藏者瞪大眼睛看向灭霸,震惊让他一时噎了气,来不及吞下的血液灌入气管,收藏者剧烈的呛咳起来。

  「看来你想到了。」灭霸笑出声,「你真得应该好好对待你身边的人,我的手下只用了几句话就让他决定要背叛你……勇气可佳,但是实力和智商不足。」

  灭霸站起身,在收藏者还没来的急爬起来之前就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抬离地面。

  「现在,让我们重新开始。」

  「现实宝石在哪里?」

 

 

  掉在地上的山羊惊叫着一溜烟的跑了,乌木侯看向眼前胡里花俏的男人。

  「那很不礼貌。」宗师在乌木侯前先开了口,那根奇异的棍子在他手中挥动,收藏者躺在宗师身后不远的地方。

  「非常不礼貌。」

  脸上一贯有着笑容的人,只要嘴角勾起的那个弧度消失了,看起来就会特别令人警戒-你不知道他只是不笑了还是其他的。

  乌木侯还没感受到宗师的不悦,但他是一个谨慎的人,相对于孤僻但好掌握的收藏者,这个高智商的派对之王就显得难以捉摸,从他用山羊身体来躲过至圣所的搜寻这点,他清楚地球现在状况如何。

  「原谅我的无理,我并不知道您在……」

  「没关系,我赦免你,现在快滚吧。」宗师打断乌木侯的话,不耐烦的挥挥手,转过身去检查收藏者的状况。

  面对宗师毫无防备的后背,乌木侯着实愣了一下。

  宗师把收藏者抱在怀里时,乌木侯感觉到收藏者的意识正逐渐脱离自己的控制。

  宗师持有心灵宝石的时间难以估算,能力汲取到哪里也不得而知,上次短暂的见面只让他知道宗师并不如他本人所说得在游戏上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虽然他们自己也动了手脚就是了。

  乌木侯离开后,收藏者张开眼睛。

  「演得太棒了,兄弟。」宗师说道,顺手抹去收藏者眼角的眼泪。

  收藏者挥了一下没打掉宗师的手,不耐烦的爬起来后又抱住宗师的脖子。

  「……我想吐。」

  「噢,那很正常,你刚被强制精神控制,你会觉得脑子一团混乱,过一下子就没事了。」宗师拍拍把头埋在自己颈边的收藏者。

  「咱们找个地方去休息?」

  没有等到回答,宗师就背起收藏者,消失在原地。

 

  

  被放到床上的收藏者环顾四周后,困惑的看着宗师。

  「我的房间……恩,比不上萨卡,没那么大、床也没那么舒服……」

  「我觉得挺好的,谢了。」收藏者说完后又补上一句。

  宗师耸耸肩,然后跟着爬到床上去,他枕着手、侧身躺在收藏者身边。

  「所以……有达成你的目标吗?」宗师把手搭在收藏者的脖子上,像他曾经看过的某对养兄弟的动作一样,他觉得这动作挺好的,有点情趣。

  「你的时间抓得很准。」收藏者僵了一下,但是没有阻止宗师的动作,精神被控制后的感觉远比被宗师摸后颈要糟多了。

  收藏者的眼光掠过一脸宠溺的宗师─他已经很习惯这个兄弟老是这种表情─落到后面的白色雕像。

  发现收藏者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宗师回头看了一下。

  「啊,我的雕像试验品,统治者要有个雕像比较好对吧,我想要重新作一个,比较符合地球感觉的雕像,这样他们对我比较有认同感,统治起来也会比较容易一点。这些是雕客家给我设计出的几个样子,外面还有几个,等你睡醒了我带你去看看。」

  「我没有要……」收藏者眨眨眼,宗师的脸在眼前逐渐模糊。

  「睡吧,坦纳里,我会去找你。」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