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平行宇宙 (上)(宗師、收藏者)

\漫畫+遊戲梗/

  「又!又是你!又是收藏者!你們兩個宇宙元老能不能換個方式來談戀愛?我的命不是讓你們傳情用的!」火箭揮舞著手中的槍,指著眼前飄浮在空中的男人大罵。

  宗師一臉無辜,他臉拉的老長,攤攤手,「別這樣,這次很簡單……比上次簡單多了,地點只是一個連他自己都忘記的小小博物館。」

  「三倍!不……五倍!我管你東西在哪裡,要叫我們再和那傢伙有關係就是這個價碼。」

  「當然,當然,你們絕對可以拿到該有的價碼……不然這樣吧,既然上次合作愉快(火箭「哼」了一聲),我也希望未來還和你們有良好的關係,酬勞的一半先給你們如何?」

  「你要我們搶什麼?」奎爾問道,宗師這麼大方一定有問題,如果是什麼一碰就會死掉的古代巫術器具,他可能需要和宗師再多要一些……

  「只是一條普通的項鍊而已。」

 

 

  看慣了宇宙中千奇百怪的建築,眼前的這棟房子正常到令奎爾一行人感到不安。

  沒有收藏者一貫風格,配有強大火力的機械警衛守護,只有外圍一個保護罩確保博物館不會被太空中的碎屑、隕石之類破壞,屋內也沒有堆疊到天花板或懸空的透明籠子,如果不是那些小小的說明牌,奎爾甚至要產生私闖民房的罪惡感。

  在宇宙元老面前,他們火力最強大的武器也有如玩具一樣,但他們仍沒敢放下手中的武器。收藏者是個能對話的人,只要提供給他他有興趣的資訊,就算他沒有興趣,重生的時間也足夠他們逃個幾公尺。

  聽起來其實有點悲哀。

  這間房子很乾淨,這倒是符合收藏者的風格,但是卻和他們曾經見過的博物館不同,房內瀰漫著無法被掩蓋的、陳舊的氣息,來自地板、吊燈、書架、掩著的門後。

  一座被收藏者遺忘的博物館。

  葛摩菈停下腳步,閱讀沙發上的說明牌。

  「一座由紅色小牛皮製成的沙發。」

  「是是是……沙發,感謝你的說明……沙發,所以那條該死的項鍊在哪裡?」平凡的氣息對在刀尖上舔血過活的一行人來說反而是最不能適應的,火箭神經質的盯著櫥櫃裡畫著典雅花紋的茶具,又試著尋找任何符合他印象中「收藏者的博物館」的東西。

  儘管已經特意放輕腳步,但是鞋子在木質地板上發出的聲音還是讓奎爾覺得整個宇宙都聽到了。

  除了收藏者。

  事情從一開始就不對勁,宗師花大錢讓他們來一間被收藏者遺忘的博物館偷一條普通的項鍊?難道這兩個元老要夾殺他們不成?

  不不不,要動手他們其中一人動動手指就可以了,另一個可以去準備熱茶點心,兩位宇宙元老一起動手真的太看得起他們了。

  而且奎爾也很確定(應該),他們的事業最近沒有和這些宇宙元老們有關係。

  「I'm Groot.」聲音拉回奎爾因為緊張而漫天發想的腦袋,星爵回頭看去,格魯特揮動著一個相框。

  「我們不需要相片,我們要找的是一條項鍊。」火箭壓低音量,嘶嘶的說著。

  「I'm Groot.」

  「放下,你會害死我們!」

  「I'm Groot.」

  「我不想看收藏者的照片!」

  葛摩菈接過小樹人手中的相框,終止這場爭吵。

  年輕的收藏者在相片中滿足的微笑著,他的臉上沒有精心修剪過的鬢角或鬍子,白色的頭髮奇怪的聳立著,他的眼睛散發光彩,還未成為葛摩菈所知的那麼冰冷和瘋狂,葛摩菈甚至思考了一下才從他肩上的波斯飛毯確認這就是收藏者。

  一樓看起來沒什麼,奎爾打算上樓,一回頭卻看到葛摩菈還抓著照片在看。

  「葛摩菈?你在……」

  「這裡不是博物館」葛摩菈對奎爾伸出手中的照片。距離的關係,奎爾只能辨認出照片上有三個人。

  「這是收藏者的家。」

 

 

  沉默蔓延開來。宇宙元老的故事被加油添醋,在宇宙中像童話一樣的散布著,或許是英雄或許是狗熊,是不甘自身對知識的無知也是苟且偷生的鼠輩,這些故事始終很少有人能證實。在孩子的床邊是無盡的想像,在酒館的角落是虛假的炫耀,一次又一次的聽到,只讓這些宇宙元老更加的深不可測與充滿想像。

  但真正的故事卻真實的讓人失望。

  奎爾低頭看著從葛摩菈手中接過的照片。

  金髮的少女站在最前面,燦爛的笑著,他繼承了母親的美貌,但是眉眼間又帶著與收藏者如出一轍的驕傲。黑色捲髮的女人依偎在收藏者身邊,兩人五指交扣,女人的另一隻手搭在少女的肩上。

  三人背後的就是這間屋子。

  奎爾盯著女人胸口上的項鍊,儘管照片沒有很清楚的完整拍出項鍊的樣子,但是奎爾幾乎可以確定這就是宗師要他們拿的那條。

  有些事物無關珍貴與否,那是心底最不能被碰觸的血肉。

  「我們帶走那一半的錢,然後和宗師說他親愛的兄弟在我們拿到東西前就發現我們,然後追殺了我們大半個宇宙……這很合理,好,就這樣,我們走。」火箭回過神,轉身就朝著門口走。

  「火箭……」

  「不,別說服我,我現在覺得我每一秒站在這棟屋子裡都是在和死亡玩骰子遊戲,就那張照片」火箭指向已經被放回桌上的照片,「那張照片,就足以讓收藏者把我們碎屍萬段,連個小指頭都不剩!」

  「我只是想說格魯特好像卡在你的背上。」

  「……噢。」

 

 

  門再次被掩上,房間被凝結了,一切又回到那個時候。

  宗師從黑暗中走出來,透過窗戶看著離去的飛船,不安在他心底不斷的放大。

  從星際異攻隊踏進這棟房子時,宗師就了解事情不只是他又惹了他親愛的兄弟生氣這麼簡單。

  這棟最不起眼的博物館,卻是配備了最強大的保護-收藏者自己。在眼睛所見的保護罩外,其實還有一層薄膜,穿過薄膜到保護罩的時間,絕對足夠收藏者移動過來,然後凶狠的宰了所有想要靠近這棟小屋子的人。

  對,那曾經包含自己。宗師吃味的想著。

  他是真的喜歡這群銀河強盜,所以宗師隱起身形,偷偷跟著他們的小飛船來到這裡,就算他親愛的兄弟出現了也能讓他們逃走。

  從飛船穿過薄膜開始,宗師就密切注意收藏者的動向,但就如他這幾天的搜尋一樣-一無所獲。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