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平行世界(下)(宗師、收藏者)

遊戲至尊 在群組 大宇宙養老院 留言。

  宇宙長老之間可以互相聯繫,這是他們相處幾億年來的默契,或者說,他們故意將能力強化成能彼此在心靈上溝通。

 

  「我還是找不到他。」

  「宗師,要是你找不到,我們更找不到。」

  「你又作了什麼嗎?」

  「沒有……我不知道……」

  「再怎麼生氣,收藏者都不可能斷掉和宗師的意識連結。」

  「他沒有那個能力。」

  「所以收藏者去了一個宗師的意識連結不能到達的地方?」

  「……」

  「不會的,如果是那邊,死亡一定會來炫耀。」

  「對,他憋不住的。」

  「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收藏者……」

  「跑者,閉嘴!」

  「好好好。」

  「宗師?」

  「我在。」

  「你記不記得你曾經到過713宇宙?」

  「記得,你是說坦納里去那邊了?」

  「不一定是那裡,但是你去到713宇宙的時候,收藏者也找不到你。所以可能他只是去其他宇宙了。」

  宗師回想起那時候,一到713宇宙他就玩脫了,根本沒有注意到和收藏者斷了聯繫。

  「沉思者說的有道理,收藏者在知無領域的據點可以說是毀了,可能他想去其他宇宙看看能不能蒐集回來。」

  「他以前都會和我一起去的……」

  「聽說你最近沉迷於一個畸形的冰霜巨人?」

  「那才不是畸形,他只是小了點!」

  「上次我去找收藏者,他說你很長一段時間沒去找他了。」

  「恩……大概幾個星期……」

  「其實也沒有很長,以我們的年紀來說。」

  「可是宗師以前找收藏者的頻率是以分鐘計的。」

  「好吧那很久。」

  「……」

  「宗師,你還好嗎?」

  「……我很害怕,治癒者,要是坦納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會完全不知情。」

  「收藏者都活到這把歲數了,他知道怎麼照顧自己的。」

  「再怎麼懶得強化自己的能力,他都還是宇宙元老。」

  「他還有他的外星狀態呢。」

  「我怎麼沒看過?」

  「他好像不是很喜歡讓別人看到那個樣子……」

  「不好看嗎?」

  「痾……」

  「醜死了,真的。」

  宗師忍不住笑出聲,因為他感覺到和收藏者的連結再次接起來了,但是他決定不要和他的這些兄弟姊妹說。

  「冠軍,你在什麼狀況下看到他那個樣子的?」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好像是我去找他時弄壞什麼,收藏者要把我推出去結果推不動,就變成那樣把我扔出去了。」

  「那是什麼樣子?」

  「有點像骷髏頭和昆蟲的綜合體,而且非常高大。」

  「我第一次看到時嚇了一跳呢。」

  「確實,收藏者的本來樣子是那樣真的滿驚悚的。」

  「我才離開幾天,你們就迫不及的開始討論我的八卦了嗎?」

  宗師毫不掩飾的大笑起來。

  「噢收藏者!」

  「我們在想辦法安慰宗師,他為了找你都快毀掉宇宙了。」

  「才沒有,我相信坦納里不會有事的。」

  「剛剛那個差一點哭出來得是誰啊?」

  「不就是回憶收藏者外星型態的你嗎?」

  「哦,可以讓執法者哭出來嗎?這很新鮮了。」

  「不,不准來找我,收藏者,我認真的。」

  「所以收藏者你去哪裡了?」

  「另一個新的宇宙,經由713宇宙過去的。」

  元老們發出一陣驚嘆,就是以元宇宙老的能力,都難以發現新的宇宙。

  而新的宇宙永遠都是吸引人的。

  「那邊的宇宙如何?」

  「和這邊很相似,也有我們,只是他們被稱為『決裁者』。」

  「聽起來像監視者。」

  「不好聽。」

  「我還找到一個有趣的種子。」

  「讓我看看!」

  「我要上次那棵植物。」

  「先讓我看看再決定要不要給你。」

  「……」

  「好,我要了。」

  「你們都見面的就不需要用意識交流了吧?」

  「收藏者癱在沙發上不想動。」

  「也是,他消失了這麼久。」

  「適度的休息對身體是很好的呢。」

  「現在沙發上多了一個宗師。」

  「為什麼我不意外。」

  「園丁,你最好快點離開那裡。」

  「我已經走了。」

 

  收藏者側躺在沙發上,枕著一隻手臂,他閉著眼,但宗師知道他醒著。

  沙發旁凌亂的堆著一些東西,收藏者的機械人已經開始整理起那些東西,那些長著手臂的漂浮小飛碟,小心翼翼的把東西收進展示櫃或籠子裡,再過幾天,這些東西就會被送去不同地點的博物館中收藏。

  顯然這次收藏者沒有抓回太危險的東西-幾只毛茸茸的,只有指尖大小的白色生物在沙發上彈來跳去、幾個玻璃瓶中裝的的畸形死屍、一些尚未拆封的箱子,宗師甚至認出一個放在沙發不遠處的盆栽,之前是放在園丁那裡的。

  「你這次收穫豐富啊,兄弟。」

  收藏者發出一個「哼」聲來表示他對這場旅行的滿意,連宗師硬在他身旁躺下來,把他擠到邊邊去都沒有發火。

  兩人靠得極近,宗師甚至發現收藏者嗅到他身上的香水時,眉間極細微的抽動。宗師沒記錯的話,他今天灑的剛好是收藏者最不喜歡,那種甜膩膩的香水。但是他仍然沒有抱怨。

  收藏者的心情非常好。

  宗師細細數過他兄弟鮮少舒展開的眉毛,甚至是線條不那麼僵硬的嘴唇。

  白色的小毛球跳進收藏者的頭髮裡,蹭了幾下後就不動了,大有定居在此的氣勢。宗師挑出那只幾乎融化進收藏者頭髮裡的白色生物,在生物發出類似時鐘的滴答聲中,一指把他彈得老遠。

  「我見到她們了。」收藏者說道,儘管閉著眼,但他的嘴角還是噙不住笑意的彎了起來。

  宗師的腦袋還落在剛剛那只生物不知道被他彈到哪裡去了,愣了一下才知道收藏者在說些什麼。

  他躺回收藏者的身邊。

  「我知道。」他說。

  收藏者張開眼,他嘴角的笑意快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驚訝的微張。

  「我去過那裡。」宗師繼續說道。

  收藏者緩緩垂下眼,一會兒後又閉了起來。

  「她們看起來過得很好。」他的語氣聽起來很滿意,但他的嘴角沒有再次勾起微笑。

  「但你不在,坦納里,那個宇宙裡沒有你。」

  「我知道。」

  收藏者在黑暗中,摸索到他兄弟微微顫抖的肩膀。

 

 

-完-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