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雞尾酒(宗師、收藏者)

算是我看到AVG3的某一句話後寫的,所以可能算有劇透,但是和我一起看的朋友表示他沒看出劇透在哪裡wwww

但為防萬一我還是先說一點廢話(?)

今天中午接到一個電話,說是國際包裹,我想想不對,AMAZON說書要5/23才到,結果一看APP還真的到了。

要跑一個月的東西只花了一星期就到了,他們突然有宇宙魔方可以用了是嗎?

MARVEL's Avengers: Infinity War: The Cosmic Quest Vol. 1: Beginning

翻開第一頁和最後一頁都有看到「The collector」我就滿足了(等等)

於是現在我需要用我那破到不行的英文來閱讀這本聽說是青少年等級的小說

哇歐,為了收藏者,加油~










  「哇!兄弟,瞧瞧你。」

  在星際異攻隊走後沒多久,宗師不負期待的出現在收藏者的面前,他甚至還來不及從那堆瓦礫堆中爬起來。

  收藏者看著宗師在自己身邊蹲下,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自己。

  「你看起來糟透了,兄弟。」

  確實糟透了,收藏者感覺到額角和眼角都火辣辣的疼,被爆炸震傷的身體也一陣一陣的痛。

  收藏者緩緩坐起身前,宗師就四處尋找起藥箱來。

  操作台已經毀了,雖然宗師也不覺得藥箱會在那裡,宇宙元老受傷的機會太少,藥箱並非是常備品。要是這裡有的話,比較像是為了員工準備的。

  宗師環顧四周,收藏者在知無領域的博物館不斷在擴張,相較於宗師上一次來又大了許多,這讓宗師有理由懷疑那些對兄弟而言不重要的東西都移動了位置。

  「嘿!」一個聲音讓宗師停下翻找的動作。順著聲音來源,他看到一隻鴨子,一隻穿著三件套西裝的鴨子。

  「你是那傢伙的朋友嗎?我好像沒有看過你?」說話的聲音也很像鴨子。

  「噢,我們之間的關係複雜的很,只用一個詞來形容實在太簡陋了……你知道藥箱在哪裡嗎?」

  「應該在樓梯下。」鴨子伸出他的手,或是翅膀,指著不遠處的一座樓梯。

  樓梯下顯然就是所謂的工具間,掃把、抹布、工具箱、還有似乎是用來輸送飼料的管子。這裡並沒有受到爆炸的波及,至少東西都還在架子上。

  宗師努力伸長身體,試著不碰到滿地的蟲子-牠們還不斷從管子裡跑出來,歡快的在地上扭來扭去-並拿出放在最裡面的藥箱。

  「拜託,那只是蟲子。」

  「牠們是活的,我不想要傷害牠們。」宗師終於勾到箱子,他轉身的時候熟練的踢開自己金色袍子的下襬,看到站在不遠處的鴨子。

  「好吧,我想生命總會找到出路的。」鴨子說著,跟著宗師回到收藏者身邊。

  收藏者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的兄弟把那條實際上太寬的繃帶在他頭上比來劃去,然後終於找到一個看起來不錯的位置,並纏上幾圈。

  「你不該來的。」在宗師轉到收藏者背後,忙著在他後腦勺打上一個大大的蝴蝶結時,收藏者悶悶的說道:「你可能會讓整個計劃失敗。」

  「要是失敗了那也不會只錯在我」宗師歪著頭欣賞剛打好的蝴蝶結,滿意的坐到收藏者身邊,「你要我們營造出為了爭奪收藏品而不合的關係,我做了;你要我這段時間不能來找你,我也做了。現在,你得聽我的。」

  宗師翻掌,手中憑空出現一個金屬綠色的酒杯,幾根草狀的東西插在杯中綠的詭異的飲料中。

  收藏者皺起眉頭,身體不自覺的往後退,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而且他恨死了那東西。

  「喝下去。」宗師一字一句的說著,他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樣子看起來格外有魄力。宗師傾身靠近收藏者,並把杯子拿到他面前。

  收藏者咬住下唇,死死的瞪著飲料,極盡所能的將身體遠離那個杯子。

  兩人宇宙級老人就這樣僵持著,直到最後宗師幾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

  「喝完這杯我就走。」

  這終於成功說服收藏者取過宗師手中的飲料,並一臉厭惡的啜了一口。

  「我恨死了這個。」收藏者在火燒喉嚨的感覺結束後,沙啞的說著,他甚至覺得嘴唇腫起來了。

  「這能幫助你的傷口快點好起來。」宗師又回到那副輕鬆隨意的樣子,他伸直雙腿,雙手撐在身後,有趣的看著收藏者喝下每一口飲料後的表情。

  「那聽起來是好東西」被冷落在一旁的鴨子說,他自己找到了一個空掉的籠子,坐在邊緣。

  「如果你還有的話,恩,我是說,我的羽毛斷了幾根,你知道的,羽毛對鴨子很重要。」

  「當然,當然」宗師笑了起來,這油嘴滑舌的小東西讓他想起另外一個油嘴滑舌的小東西。他又變出另一個一樣的杯子,並讓飲料漂浮到鴨子面前。

  當宗師回頭時,正好看到收藏者把杯子放到腳邊,並摸了摸自己紅腫的嘴唇。

  「喝完了。」你可以走了。宗師從收藏者眼中讀出沒說出口的那句。

  宗師拉過收藏者擁抱他,這其實也算不上是一個擁抱,如果沒有看到宗師伸出的那兩隻手臂,兩人的動作會更像是慢動作撞擊。

  「好,我想我該走了。小鴨鴨,坦納里就交給你照顧了,記得,他不吃辣的食物。」宗師起身後拍拍臀部,往前走了幾步,然後又想到什麼似的回頭。

  「噢對了,為了獎勵你,買一送一。」

  收藏者順著宗師的手指方向看向腳邊,發現那杯飲料再次被裝滿,而宗師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盯著那杯好像比上一次還更多的飲料,拿起來,喝了一口,想著反正不會比現在更慘了。

  身為博物館保全的柯斯莫終於出現,收藏者也沒有在意他剛剛到底去哪裡。柯斯莫親暱的舔舔自己的臉頰,歡快的搖著尾巴又消失在博物館的殘骸中。

  「你幹嘛讓他舔你啊,很噁耶。」鴨子說完,喝了一大口剛剛拿到的飲料。

  「喉嚨好像都要燒起來了一樣。」

 

 

 

一直覺得那杯酒的出現有點奇怪,收藏者不可能給霍華鴨弄上一杯,霍華鴨要弄給收藏者也很奇怪,而且會在杯子裡放東西的像是雞尾酒,然後就搞定了酒的來源(?)

可能或許大概有後面吧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