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沙漠玫瑰(錘基+元老兄弟)

提醒:洛基和收藏者處於幼年狀況,但是記憶都沒有失去。

彼得的電影年齡(?)好像是15歲,洛基比彼得小(大概比kid Loki大),收藏者又比洛基小。







  無限戰爭之後,復仇者們贏了,索爾也找回重生的洛基,年紀小小的新生洛基什麼都記得,吵著要布丁要蛋糕要大樓裡風景最好的房間,要索爾要小刀要奇異博士不再監視自己,把史帝夫的克林頓的幻視的房間牆壁變成粉紅色,把娜塔莎的汪達的巴奇的房間電燈換成霓虹球……

  「噢,我喜歡這個顏色!」汪達靠在幻視胸口,看著這個新房間,「小時候我總是幻想自己是公主,住在這種顏色的房間裡。」

  「你現在有了,我的公主。」幻視在汪達的頭頂一吻,接著就被拉進那個充滿夢幻氣息的房間。

  客廳上,索爾「呵呵」的笑著。

  「我都忘了他以前有這麼可愛。」

  「他把我的戰甲變成了粉紅色,上面還有做工精緻的鋼鐵蝴蝶結,好吧,或許有點可愛。」東尼看起來還很冷靜,他倒了酒,並拍開偷偷伸出手的彼德。

  「不行,等你成年。」東尼和索爾同時出聲。

  他們身邊的孩子同時嘟起嘴,收回手臂。

  洛基乖乖巧巧的去取一邊的零食,彼得開口還想說什麼……

  「不,不行,我不管你在外面做什麼,在我這邊,就是等你成年。」東尼又倒了一杯果汁,放到彼得面前。

  索爾想想,也給洛基倒了一杯。

  

  人回來了,日子就回來了,復仇者們繼續過上吵吵鬧鬧的生活。

  一天洛基看著充滿教育意義的電視,突然想到阿斯加德沒有沙漠。

  「有啊!」索爾想了一下,他們其實沒有離開很久,但阿斯加德的一切已經遙不可及。

  「那叫沙坑,我說的是這種。」洛基指著電視,那不知道是哪一處的沙漠,一望無際,起起伏伏的像是一片驚濤駭浪的海瞬間被凝固。

  這還真的沒有。

  洛基坐到索爾身邊看電視,但索爾感覺到洛基不時的瞄著自己。

  「那邊的烤肉很有名。」

  「有名和好吃不一樣。」

  「阿斯加德沒有這種地方。」

  「就是沙子嘛。」

  他斜眼看到他年輕的弟弟,細細的眉毛微微攏了起來,漂亮的眼睛在眉頭的陰影下暗了些,然後又突然亮了起來。

  「那邊有很多蛇。」洛基說。

  索爾撇撇嘴,歪歪頭,繼續看電視。

  過了一下子,洛基終於轉過頭來直直的看著他。

  「我想去!」

  「早說嘛,我還想說你怎麼突然對烤肉有興趣了。」

 

 

  索爾看著洛基在沙子裡面翻找,撥開的沙子很快被風給吹平,連著他們的腳步都是。

  「你在找什麼?」

  「蛇,一種特別的蛇。」洛基頭也不抬的回答。

  索爾環顧四周,一座又一座的沙丘,眼睛所見全都被絕望又美麗的顏色填滿,除了風的聲音索爾聽不到什麼,他懷疑這邊是不是真的有生物。

  「我們應該要分開找,這樣會比較快。」洛基直起腰,看著他茫然的兄長。

  「你得告訴我那是什麼樣子。」

  「你一看就會知道了,他很特別。」

  索爾指著不遠處一個殘破的圍牆還什麼的,說晚上在那邊見。

  沙子被風吹動,像水一樣的流動,太陽高高掛著,天空中沒有雲的地方可能和沙漠一樣大,索爾找到一條蛇。

  那條黑蛇有著三角型的頭,一圈一圈的花紋,和尾巴上一小截的紅色。

  索爾覺得這條蛇挺特別的,小心翼翼的把他纏在手上,打算晚上讓弟弟看看

  但那條蛇似乎不想待在他汗濕的手臂上,他鬆開身體,往風暴破壞者爬去。他左右瞧了瞧,纏上斧柄,似乎很滿意的樣子。

  「這是我兩個朋友聯手給我做成的,伊特里給我了斧子,樹仔幫我做了斧柄。」

  索爾有點無聊,所以他對蛇講起了話。

  「我之前是用錘子,被我同父異母的姊姊一手捏爆了,恩,雖然威力比不上現在這個,但我還是有點懷念他,畢竟那是我的第一個武器。」

  「我沒有回去找碎片,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直到前一陣子才算結束,我想那個碎片可能也不在那邊了吧。」

  「我有個朋友和我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但你知道嗎,有些東西沒了就是沒了,不會再有更好更棒的東西。」

  「我的家園沒了,阿斯加德,或許你聽過,很漂亮的地方,有大片的森林、湖泊、山巒、還有金宮-那是我和我弟弟長大的地方,我帶著人民逃了出來,後來發生很多事情,但至少整個國家的人現在又再一起了。」

  「我的弟弟在那些事情中死了,但我又後來找到了他,他不知道用什麼方法重生,變成一個小孩子在路邊算命。」

  黑暗的巷子裡,一個穿著連帽外套的孩子就著微弱的路燈,以一套破爛的塔羅牌賺著零錢。

  索爾不安的走過去,跪下來時他看到孩子翠綠的眼睛和精緻的面孔。

  「先生,想要算命嗎?」孩子用甜美的聲音問著。

  「我想要找東西。」

  「這很難哦。」孩子低下頭,「唰唰」的洗起塔羅牌。

  「很難嗎?」

  「因為有時候東西並不想要被你找到。」

  「那要怎麼作,東西才會想要被我找到呢?」

  孩子沒有回答,他攤開牌,指示索爾抽一張。

  那張牌上是一條戴著雙角頭盔的蛇,綠色的眼睛,口中銜著一把小刀。

  「或許你可以準備一些布丁和一張鬆軟的大床,宇宙魔方也很棒,如果那個討人厭的魔法師沒有收走的話。。」

  

 

  沙漠的顏色突然變的極度鮮豔,索爾看到太陽搭在地平線的上面,被沙丘掩蓋了一些地方,仍然阻擋不了彷彿諸神黃昏再臨的色彩。

  該回去了。

  索爾只找到這一條蛇,要是不是的話,或許他可以用一顆剛剛找到的奇怪石頭賠罪。

  他遠遠的看到洛基坐在那片牆上晃蕩著雙腿,看起來心情很好,或許他找到了那條特別的蛇。

  但隨著接近,他聽到了談笑的聲音-洛基正在和某個坐在牆後的人聊天-洛基很開心,他大笑著,不時說一些話。索爾走到牆後,看到那個他一直看不到的人。

  男人換了一套衣服,黑色的緊身衣和金色的胸甲,還有一條紅色的大裙子。

  並沒有比較好。索爾想。

  「小火花,你回來了。」宗師從石頭上站起來,熱情的抱抱他,紅色的脫地長裙隨著他的動作搖曳生姿。

  「噢,你還找到他了。」

  索爾順著宗師的眼睛看下去,那條黑蛇微微的抬起頭來,快速的吐著舌頭。

  宗師伸出手,但黑蛇躲避他的動作,在終於被抓住後,他更加死死的纏著風暴破壞者的斧柄。

  「不行,那是小火花的。」宗師把蛇一圈一圈的解開來。

  蛇的力量應該很大,索爾看到了宗師手上的青筋。

  他抬頭看到仍坐在牆上的洛基,後者有趣的看著手忙腳亂的宗師和不知所措的索爾。

  蛇終於被拉開,但他仍然不放棄的朝著風暴破壞者伸去。宗師極有耐心的一次又一次把蛇撈回來,好聲好氣的安撫著。

  「不行,你得給小火花留個武器,不然他不能保護他的國家。」

  「你拿不起來的,那只有小火花能拿。」

  「我們去找伊特里給你設計一個怎麼樣?」

  聽到這句話的蛇終於乖乖的繞上宗師的脖子,然後在索爾吃驚的表情中變成一個孩子。

  他看起來年紀比洛基還輕,但他的頭髮已經是雪白的了,帶著捲度的下垂,一些蓋住他的額頭,眼下和下巴還沒有畫上黑色的線。

  「收藏者。」洛基終於過來打了招呼。

  收藏者點點頭就當打了招呼,他轉過身去抱住宗師的脖子,不再看他們。

  「這個樣子讓他有點難為情。」宗師說,「滅霸毀掉他所有的身體,所以他現在只能用這個了。」

  宗師安撫的拍拍收藏者的背,和他們告別。

 

  從這裡要回去復仇者大樓要一段距離,還好風暴破壞者也有飛行的功能,索爾便讓洛基坐在他的背上,手持著斧頭地飛行,耳邊還是只有風的聲音。今天沒有月亮,星星便特別亮。

  我沒有找到那條蛇。洛基在索爾背上趴下,輕聲說。

  索爾叫他翻翻自己的口袋,一個形狀像玫瑰的石頭沒多久便出現在洛基的手心。

  「我在收藏者的附近找到這個。」索爾聳聳肩,「看起來很有趣,我想你可能會喜歡。」

  身後的洛基沒說話,可能正在把玩石頭,索爾也就沒有說話了。

  終於回到復仇者大樓已經是後半夜的事情,幸好洛基的睡姿很端正,沒有從索爾背上掉下去。

  當索爾把睡的迷迷糊糊的洛基放到床上時,他看到洛基雙手緊緊握著那顆石頭。

-完-

沙漠玫瑰又有「實現願望之石」的名稱,洛基本來就是要找這個。

Benicio在2015年的《The Little Prince》配音了那條蛇(對,蛇),台詞一樣不多,但是笑聲很壞很性感。

小小收藏者,可愛!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