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羊(宗师、收藏者)

  

这篇是锤基文《大狗》的番外,正篇卡住了先来写点其他的

这个时间无限之战还在进行,元老兄弟就溜达去了


  收藏者从一堆玻璃碎片中掏出一小片已经破损的鳍,可能是哪只水生生物或其他的,收藏者随手扔掉了。

  力量宝石的能量太强大,博物馆中的笼子几乎都被震碎,他的活体收藏品不是死得支离破碎就是跑了,剩下的是因为线路受损,无法继续提供笼子里的维生气体,闷死在里面。

  虽然这只是收藏者遍布宇宙几十万个博物馆中的其中一个,但这毕竟是他最喜欢的几座之一,其中一个原因是开采天人头部的脑髓和体液等让他大赚了一笔。

  柯斯莫跑过来闻闻那片鳍后,叼去和某堆东西放在一起,然后继续在已经成为废墟的博物馆中探寻。

  收藏者又从附近的碎瓦砾堆里看到一片鳍,和上一片很像,在断断续续的灯光下闪闪发亮,这只生物应该有很大的机率是跑了,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

  整理这些东西要花上收藏者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时间对这些宇宙元老来说是最不值得在意的,但他还是有干脆放弃这里的念头出现-去帝凡集团的其他领地,或是再去找一个地方。

  收藏者坐到一块碎石上,他的伤还没好,身上一抽一抽的疼,特别是眼角那个伤口,而且这回可没有霍华鸭给他递酒了。

  死亡女神给宇宙元老的赌注是不会死亡,附带对衰老和所有疾病免疫,但他们仍然会受伤,有些宇宙元老将自己锻炼成能免疫物理伤害,但显然收藏者没有,不然他现在也不会满身伤。

  或许自己真的应该多花点时间在锻炼和强化上。收藏者想着,往后靠在一座笼子上,闭上眼睛。硕大的博物馆中,只剩下断裂电线偶尔发出的霹啪声,和柯斯莫四处游走的细碎声音。

  在黑暗中,伤口似乎更疼了,收藏者集中精神,试着治疗身上的伤口。

  第一阶段已经完成了-虽然博物馆的破坏并不在原订计划中-尽管有可能和之前几次一样,就算自己不干涉,世界也可以免于被毁灭,但他还是要作好准备。

  不然就愧对他那些收藏品了。

 

 

  眼前的侏儒山羊蹦蹦跳跳的弯进一间招牌写着「超级商场」的地方,回头看到收藏者在门口张望,似乎有点犹豫,又走回门口把他拉进去。

  尽管外面的玻璃都破了,但卖场内部看起来大致完好,除了走道上散落着一些物品外,似乎和平常的样子没有差距太多。

  「这边是地球人主要买东西的地方,他们不像萨卡什么都有,须要靠一些比较厉害的人来供应这些东西,戴瑞尔常常会来这种地方。」对话直接进入收藏者脑中,这样也省得收藏者现场学山羊语。

  「戴瑞尔?」

  「我在地球的室友。萨卡出了点问题,所以我先出来度假一下,你知道的,有时候维持点距离能让感情更好。」

  收藏者皱起眉头,但宗师正对一包面包丁产生极大的兴趣,叨叨絮絮的说着吐司机或吐司相关的事情。

  「还有花生酱,那是很棒的东西,吃了会让你飘起来……那是一种形容,不是真的会飘起来,但是如果有这种东西我会很想试试……你看过《小飞侠》吗?」

  收藏者摇摇头,或许萨卡的事情并不严重,至少他的兄弟还好好的。

  「里面有个小精灵,只要把他抓来在身上摇一摇,就会有一种魔粉掉下来,那可以让你飞起来,看起来超方便的……你有这种收藏吗?」

  思考之后,收藏者再次摇摇头。

  「要是找到我会告诉你。」

  「谢啦,兄弟。」

  两人走过特价食品区,宗师一路上都在和收藏者说明、或是说说他最近的生活。可爱又无害的小动物确实有种治愈的效果,收藏者不时看一眼宗师毛茸茸的屁股和一甩一甩的小尾巴,紧张的心情在不知不觉中放松下来。

  「我帮黄玉弄了一个小祭坛,毕竟他是那么的忠心。」

  「他死了?」收藏者有点惊讶,黄玉本来是宗师做为偷了他东西的赔罪,一个骁勇善战的女斗士,但是不会擦玻璃。

  「他是要让你当保镳用的。」当他和宗师抱怨时,对方这样回他。

  「我不需要,老实说我觉得你更需要保镳。」

  「我?为什么?」

  「痾……你身边人比较多,比较危险。」收藏者随便掰了一个理由,怎样都好,他就是不想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如影随形的跟在他身后。

  然后宗师同意了他荒谬的理由,赔罪的东西换成一套用萨卡科技设计的水生动物笼,幸好他没有摆在知无领域上。

  似乎从那时开始,黄玉就成为宗师的保镳,直到他死在灿烂的烟火里-宗师说的。

  或许他可以再和宗师要求一个保镳,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收藏者想。

 

 

  高大又被填满各种各样物品的架子消失了,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又一个,排得整整齐齐、颜色和大小各异、方方正正的金属箱子。

  「我在戴瑞尔的厨房里有看过这个,可是好像又不太一样。」宗师咬着把手打开某个机器,探头确认了一下后,又往里面走了几步。

  「那叫洗碗机。」

  「你怎么知道?你也有收藏这个?」宗师钻出来,看着一旁的收藏者。

  「上面写的。」包裹在白色皮手套中的手指弯曲起来,指背敲敲贴在机器上的黄色小纸条,看起来并不打算回答宗师的另一个问题。

  宗师抬头看着收藏者敲击的位置,试着用后脚站立,但还是看不到那个所谓的「上面」。

  「帮个忙?」

  在一声叹息后,宗师如愿的到了机器上面,他数数牌子上标示的数字,思考了一下。

  「我应该买一个送戴瑞尔,洗碗这件事真的是个错误。」宗师在机器上面蹦跳,他停下来看每一个机器上的牌子,蹄子和金属敲击发出轻脆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卖场中回荡。

  「你得抓着那个用来装东西的东西,用一个会产生泡泡的液体和一块粗粗绿绿的纤维去摩擦他……那好无聊,为什么不直接丢掉就好了,有更多有趣的事情可以去做不是吗?」宗师停下来看另一张牌子,

  「或许那就是萨卡会有这么多垃圾的原因。」

  「嘿,那才不是我!」宗师抬起头想要反驳,发现收藏者已经走到对面的走道了。

  「走慢点」宗师跳下机器-他刚刚来不及看这台的牌子-又一路跳到收藏者身边去,「你为什么走这么快?」

  「是你太慢。」

  「我没有,我在看牌子。」

  「那就是你慢的原因。」

  「才不是,我只是看牌子,那和你快又没有关系。」宗师加快脚步走到收藏者前面。

  「看,我什么都没做也比你快。」

  又一声叹息。

 

 

  食品区、日常用品区、文具区……他们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走道,。收藏者想着要不要坐下来,让宗师自己去溜达,这对几年来几乎没有出过知无领域的他来说,运动量有点大了。

  但这似乎很困难,随处可见的物品在宗师眼里都成了一场又一场的派对,他几乎阅读着所有自己能看到的字母,还不时要求收藏者抱起自己,好让他可以看到比较高的标示。

  「你不能使用魔法吗?」又一次被要求后,收藏者终于忍不住问。

  「不行」,很爽快的回答:「你见过这种生物用魔法吗?」

  收藏者把「见过」两个字憋回去,省的宗师又缠着自己问,而且老实说那也不是这个物种。

  「你为甚么要选这种生物?」收藏者接着问。

  「这很有趣。」宗师抬头看着收藏者,「你不觉得吗?」

  「我记得牠们有比较大的品种。」

  「附近就只有这种了,大的要比较远一点。」

  「我不介意。」

  「噢,你真贴心,但是我不想要跑那么远……嘿,你那句话有其他意思对吧?」

  

 

  大卖场探险最终在宗师肚子饿之下结束。

  「这种生物吃什么?」

  「草。」

  「那是什么?听起来像玻璃,我需要同时吃掉两个女人吗?」

  收藏着和宗师回到卖场的出口,两人踩过满地的碎玻璃,还有一些磁砖的碎片。收藏者在即将跨上街道时,左右张望了一下。

  尽管现在纽约残破不堪,但也不会有满地的草可以吃,距离那个时间还有很久才会到达。收藏者抬头看着某个窗户边的白色小盆栽,又低头看看行道树边缘稀疏的小草,往大街上走去。

  「那看起来很无聊。」宗师跟着收藏者的目光看了看那颗颤巍巍又干瘪的小草,跟了上去。

  「或许你变回来会方便些?」

  「不不不,换地方、换样子,就像你不会穿着泳衣去性爱派对对吧?」

  「最终不是都要脱掉吗?」

  「那不一样!不同的地方要有……」宗师停了下来,他看着收藏者猛然举起的手,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前方。

  在前方大街的路口中央,站着一个极瘦的人影,微偻着背,双手背在后,他的头看起来有点大,也可能是因为他真的太过消瘦,几乎融化进一缕一缕的阳光中。

  收藏者弯腰把宗师抱起来,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

  「坦纳里‧帝凡,收藏者。」

  收藏者停下脚步,有个蜂鸣器突然安装进他的脑中,频率还在逐渐增强,他感觉到手的温度正在快速的下滑,冰冷的让他几乎无法弯曲手指。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去。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