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羊3(宗師、收藏者)

爛尾了,我本來只是想寫山羊宗師而已,沒想到這麼後面wwwww


  收藏者從床上爬起來-就是他睡著時躺的那張床-不過他現在所處的位置顯然不是宗師的房間。

  草原,一望無際的草原,平緩而單調的地形無止盡的延伸下去,即便望向遠方也絲毫不見任何不管是樹木或是石頭的突起,這個星球沒有風,貼在床邊的草毫無規律的搖搖晃晃,像蟲又像是短路的機器人。

  兩個巨大的星體在顏色奇異的天空發亮,但是收藏者感覺不到任何熱度。這裡的恆星太老,散發的熱度不足以傳達到這裡,只能用那已經不再刺眼的光線昭明自己仍然活著,在這個收藏者記憶中最美麗的、最無法被收藏的天空中存在。

 

  「我們該有個孩子,坦納里,我們該讓他看看這個天空。」

 

  收藏者扯下床單披在身上,他不想要赤身裸體的在夢境中走來走去,特別是當他想起宗師在自己睡前說的那句話後。而要是宗師敢光著屁股來找他,他絕對要把這傢伙淹死在花生醬裡。

  反正這是他的夢,他要怎樣都可以。

  身體某些部分感覺涼涼的,收藏者不太習慣把皮膚露出來,但總歸是把床單披好了。收藏者想了一下還是決定打上幾個結。

  「哇歐,你看起來性感極了,我真高興這裡不會有其他人看到。」宗師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我以為我現在看起來像園丁(也是宇宙元老之一)。」收藏者打好結轉過頭去,看到一身衣物完整的宗師笑著趴在床頭櫃上。

  「為什麼你有衣服?」

  「我的心靈不受控制的。」宗師笑得開心,他揮揮手,給自己帶上一頂奇異的帽子,「我也給你變一套如何?」

  「不用,我披被單就好了。」讓宗師換衣服不如披被單,收藏者這樣想著就要滑下床,但是宗師伸手擋住他。

  收藏者的目光從胸前的手移動到宗師的臉。

  「握著。」

  「我不認為……」

  「相信我。」

  於是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後,收藏者滑下床。

  預期中的泥土觸感並沒有傳來,身體突然失重掉落讓收藏者忍不住喊出聲。腳下是混亂的畫面,他的收藏品、星球、博物館、飛船、或是他曾經遇見到的人,所有存在於他幾千億年意識中的一切,在虛無中毫無目的的飄浮,和其他東西互相撞擊,發出耀眼的光芒和色彩,然後支離破碎的繼續飄盪。

  收藏者抬頭,宗師開始把自己拉上去。

  「顯然我們看到的畫面不一樣。」宗師讓收藏者坐到自己腿上,像在安慰孩子似的拍拍收藏者的背,「他們為了知道東西在哪裡,真得把你的腦袋弄得一團亂。」

  收藏者張望了一下,眼前的草地看起來確實存在,但是自己的小腿也是確實的穿透過去。

  「現在怎麼辦,我不能一直……你想都別想,我不會讓你抱著我或背著我。」看到宗師的表情,收藏者連忙澄清。

  宗師露出可惜的表情,隨後又笑著躺下去,還順手把收藏者也一起拉下來。

  「別擔心,只要你一進入夢裡,你的意識就會開始自行修復。」宗師雙手疊在腦後,舒舒服服的看著天空。

  「所以現在只要等就好了?」收藏者看著他不管到哪裡都可以自得其樂的兄弟,在他身上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躺好,順便把自己埋在土下的腳也疊到宗師腳上。

  「夢裡的時間永遠都夠。」宗師笑著,「這邊也永遠都是有趣的。」

  「我永遠搞不懂你『有趣』的定義。」

  

  「爹地?」

 

  收藏者的動作一僵,他感覺到宗師不厭其煩的輕拍著自己的背,草擺動的聲音傳入耳中,和清脆的叫喚聲一起在腦中迴響。

  他放到哪裡去了,幾千萬個博物館中的其中一座嗎?他又在裡面放了什麼?

  收藏者在此時終於感覺到被混亂的意識。積陳已久的淤泥被攪拌上來,他深陷在池塘中央,感覺到身體一寸一寸的下沉,爛泥埋過腳踝、膝蓋、臀部、手腕、灌進他的口鼻,最終剩下一雙眼,無助的看著那些腐爛的廢棄物,被人一鏟子一鏟子的挖出來,腥臭的攤在太陽底下。

  胸口的疼痛益發明顯,收藏者摸索著胸前,驚訝的發現竟然沒有什麼異樣。

  那邊應該要有一個洞,在心臟的位置。

  收藏者哭出聲,他掙扎著爬起來又被宗師抱回去,但是他必須起來,他需要把自己的眼淚裝進玻璃瓶裡蒐藏起來。

  對,蒐集,他必須要蒐集更多的東西。

  地面消失了,他和宗師落入黑暗中,斑斕的天空快速遠離他們,而無數的收藏品在他面前漂浮,像是一盞又一盞的燈,在黑暗中閃閃爍爍。

  收藏者慌亂的看著漂浮在他們面前的那些東西。裝在他精心設計的籠子或展示櫃裡,那些收藏品如火焰般的散發光和熱,焰火跳動著,一下一下的……

  這些收藏品中少了什麼。

  一個再也不可能蒐集到的物品。

  但是這不可能,宇宙的一切他都盡量蒐集起來了,就算還沒搜集到,也可以用他無限的生命去搜尋……

  胸口的劇痛仍不斷增加、擴大,那種彷彿失去了什麼的空虛感讓他痛不欲生,他緊緊的抱住自己,試著讓痛苦減緩。

  「抬頭。」

  不……

  「坦納里,抬頭。」

  他不想看到……

  「那就是答案。」

  他抬起頭,遙遠的那端,兩個巨大的星體在顏色奇異的天空發亮。

 

 

  收藏者不耐煩的揮開不斷騷擾自己的東西,聽到宗師特有的笑聲後他沒好氣的張開眼。

  宗師脫掉他燦爛的金色袍子,躺在他身邊,笑盈盈的看著自己。

  「我們很久沒有一起睡了呢。」

  收藏者沒有馬上回答他,他的腦袋發脹,等了一下才開口。

  「拜託告訴我你沒有親我。」

  那是宗師的習慣,給他熱情又火辣的枕邊人一個早安吻,收藏者只是隨口問問,他不認為自己在這範圍中。

  「噢對,我忘了。」

  看著突然貼上來的宗師,收藏者一巴掌把宗師扇到床下去。

  「嘿!」

  「不用客氣。」


-完-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