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郎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沙漠玫瑰2(元老兄弟篇)

  我好喜歡把宗師寫成生活白癡歐(诶)




  薩卡目前應該還是回不去,就算那一響指對薩卡沒有影響,宗師也不打算帶收藏者去。

  在回到他位於洛杉磯的溫馨小窩前,宗師順便去賣場拿了幾件小孩的衣服。

  「你沒有其他顏色好拿嗎?」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傳來。

  宗師愣了一下才意識到那是收藏者現在的聲音,他抬頭,看到收藏者裹著自己那件金光閃閃的外套,一臉不認同的盯著手中色彩繽紛的布料。

  宗師抱起收藏者,順便拉起落下孩子肩頭的衣服。他沒有忽略收藏者反射性的抗拒動作。

  「大人在忙的時候,小孩不要插嘴。」宗師說。

  然後不意外的得到收藏者更加不認同的眼神。

  賣場中沒有什麼人,老實說,其實也沒有什麼東西,不過每個人對於宗師和收藏者奇怪的裝扮仍然投上了注目禮。

  「人都去哪裡了?」宗師站在收銀台前,困惑的張望著。

  收藏者做了一個彈指的動作,沒有聲音的那種。

  「我以為那是一半的機率。」現在看起來可能有八成了。

  既然沒有人,宗師就直接跨出了門,街上亂七八糟的停著各種車子,幾個人驚慌失措的走動著,試著了解這是怎麼回事。

  「一半是指整個宇宙有一半的人會活下來,可能還要扣掉我們這些人。」

  「好吧,剛剛收銀台有13個,很合理。」宗師一面說,一面從旁邊的熱狗攤上拿走一份。

  

  戴瑞爾似乎不在屋子裡,宗師不知道他是出門了還是也成了一堆灰塵,宗師比較希望是前者,他不希望再失去他的另一個保鑣。

  宗師把收藏者放下來,讓他去換衣服。自己則走進房間裡,從床頭櫃裡取出果醬和花生醬,再到廚房去烤吐司。

  宗師喜歡吐司,這種神奇的碳水化合物可以搭配很多食材,而且重要的是可以完美的搭配,可以凸顯食材的味道,但同時吐司的味道也可以被保留,再棒不過,就像薩卡一樣,不管是誰到了薩卡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他仍然可以保有自己的特色,但同時又可以為薩卡帶來新的色彩。

  宗師現在不打算統治這裡了,他只想要學到做吐司的方法就好,這樣他回到薩卡也還有吐司可以吃。

  收藏者穿著亮粉紅色T恤出來,看到桌上堆積如山的烤吐司,嘆了一口氣。他笨拙的爬上椅子,打開花生醬抹在吐司上。

  「你怎麼知道要這樣做?」宗師看著收藏者並不熟練,但是顯然他知道要怎麼作的用抹刀把花生醬攤平在吐司上。

  「我來地球蒐集過一些東西」收藏者聳聳肩,「看來在派對上並沒辦法讓你知道所有的事情。」

  宗師想了一下才想起不久前(大概兩億年前),自己曾經嘲笑過收藏者自己去宇宙各地蒐集藏品的事情。

  「我在薩卡上就可以知道不同世界的事情了,這才是聰明人的作法。」宗師當時這樣說。

  這對元老兄弟擅長,並隨時隨地的在口頭上向他的兄弟取勝。

  宗師聳聳肩,在桌子邊坐下,吃起了收藏者幫自己塗的吐司。

  電視節目都中斷了,宗師轉了幾台後關起來,無趣的看著收藏者小口小口的咬著吐司。

  「你這樣會維持多久?」

  「我忘記了。」

  宇宙元老的共通點,大概就是他們的老化速度都極為緩慢,儘管在收藏者的空間裡可以加速身體成長的速度,但那可能也要幾十年才能成長到收藏者之前的樣子。

  這是收藏者最後一個身體。

  身體用完了會發生什麼事,宗師不知道收藏者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現在收藏者似乎更好奇將吐司抹上各一半的花生醬和果醬會是什麼味道。

  

  訊息停留在薩諾斯那一彈指,戴瑞爾沒有回來,宗師便幫他做了一個小小的祭壇,就放在黃玉旁邊,同時,這代表現在很多事情宗師得要自己動手了。

  「加入一茶匙的鹽。」

  「茶?我們沒有要用到茶。」

  「茶匙是一個單位,像這樣。」坐在高腳凳上的收藏者放下食譜,拿起一串湯匙翻出其中一支。

  收藏者還是那麼小一點,他爭取到了自己選擇衣服的權利,也已經習慣了使用這個身體。

  他們兩人在所有的事情上競爭,例如:收藏者念食譜,宗師做菜,這樣出來的食物能不能讓隔壁家的狗吃下去。

  隔壁的人全都不見了,除了他們的狗。宗師從隔壁家順來一個高腳蹬,還有其他東西,其中包含那隻狗。

  「你不能拿走不屬於你的東西!這是法律!」執法者尖叫。

  「法律是在有人的情況下才算數的。」宗師說,一面看著收藏者爬到椅子上。

  宇宙元老們全都沒有事,正如宗師說的,他們可以到賣場去打工,一人一個收銀台,剛好可以全部站滿。

  跑者聽到消息後過來嘲笑了收藏者一番*,然後趕在宗師的融化棒碰到他前,一溜煙的跑了。

  「我要宰了他。」收藏者說。

  「這樣的話有很高的機率我們都會和死亡在下面見面。」宗師說

 

  幸好,即使變小了,收藏者和死亡的契約仍然存在。

  對,確認過了。

  「噢,真可惜薩諾斯沒有讓你們也變成灰塵。」死亡坐在沙發一角,穿著那一貫的帶著兜帽的黑色長袍,輕輕撥動收藏者柔軟又帶著一點捲度的白髮。

  「真多虧了你,這點我要和你致上最誠摯的感謝。」宗師笑著放下他剛從烤箱中拿出的烤盤,也在沙發上坐下。

  「不用客氣,我真的很期待你們會以什麼樣的方式來到我這裡」死亡迷人的笑著,「要是就這樣來到不就太無聊了嗎?你說是吧?小可愛。」

  收藏者看了死亡一眼,決定不回任何一句話。

  「對了,就問一下」宗師打斷了死亡奇異的慈愛眼光,問道:「他這樣子……恩……還算數嗎?」

  「算,當然算,我不是那種會耍小心機的人,就算他是顆受精卵都算數的。」

  「痾,不用到那麼前面,你知道的,就是問一下。」

  「當然,當然,畢竟坦坦的狀況比較特別一點……好吧,我想我該走了,只是過來看看老朋友。」說著,死亡起了身,順便拿了茶几上的一片餅乾

  「最近生意不錯吧?多虧了薩諾斯?」

  「不,」死亡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他們並沒有過來哦。」

  

  「死亡吃了算數嗎?」

  「不行,狗吃了才算。」

  兩人看著那隻白底黑班的長毛狗一點興趣都沒有的從餅乾旁走過去。

  「我贏了。」收藏者說。

  「下次換你做菜,我念食譜。」

  「成交。」


 

 

 

 

*早期漫畫裡,薩諾斯用變小的跑者和收藏者換到了現實寶石,跑者變回來後和收藏者打了一架。電影裡收藏者說因為他不知道現實寶石是什麼所以換掉了這點有可能是漫畫梗。


评论(4)

热度(11)